墨西哥计划于美墨边境口岸城市搭建卫生消毒隧道


无症状感染者主要通过密切接触者筛查、聚集性疫情调查和传染源追踪调查等途径发现。少数无症状感染者可能会发展为确诊病例,但绝大多数会自愈。

何俊贤(图源:香港“东网”)

香港建制派议员谢伟俊、黄宏泰及林伟文去信向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事件,29日多名香港政界人士亦公开发声,要求制作防疫包的香港湾仔循道卫理中心应交代事件的来龙去脉,并要求暂停向团体发还约59万元的拨款。香港湾仔民政专员陈天柱已同意这个财政年度内将不会拨款予有关机构。

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图源:香港“东网”)

据香港《文汇报》3月30日消息,本年初,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拨款,委托社福机构购买物资,制作防疫包。首轮防疫包定于月中开始派发,而香港湾仔民政处在3月20日叫停该项目,指出防疫包的小册子中有数项错误,包括将124万元拨款写成105万元、将区议会未有定案的项目写入,以及将新冠肺炎污名化等。

“当口罩够用以后,我相信将严肃考虑扩大推荐使用口罩的情况”。他表示还未作出决定,但已经接近一致。

无症状感染者也能成为传染源,具有一定的传播风险。目前对于无症状感染者的处置是发现即隔离,在隔离期间继续进行核酸检测以及进一步观察其是否出现症状,也可以对其使用一些抗病毒药物进行干预。原则上连续两次标本核酸检测阴性后才可解除隔离。

河南郏县发现2例新冠肺炎阳性检测者 均是医护人员

此前,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新冠肺炎”,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瘟疫之河”的污名,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质疑泛暴派的动机,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

面对声讨,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却反复声称,民政处与建制派是在“政治打压”,而对于小册子中的各种问题杨却始终不正面回应。对此,拥有12年香港区议会资历的工联会新界东办事处主任邓家彪指出,民政处对区议会的拨款审批相当严格,凡漏印区议会名字或作个人宣传的活动,一律均不会发还款项,过去曾有先例,完全不涉及杨所说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