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建境外进京人员集中观察点149处
来源:北京建境外进京人员集中观察点149处发稿时间:2020-03-31 18:14:37


科莫总结称:“我们都很焦虑,我们都很累,我们都很疲惫。很长时间以来都是坏消息。我们的整个生活方式被打乱了。每个人都想知道一件事,什么时候疫情会结束。但没人知道,我们正在应对一场我们从未经历过的战争。我们需要一个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和组织变革。”

科莫表示,如果疫情的“高峰期”是14到21天,那么之后才能迎来拐点,他呼吁人们调整自己的期望,这样每天起床的时候就不会感到失望了。

研究团队通过对蝙蝠细胞的两万多个基因进行系统全面的筛查,确定了数十个病毒复制所依赖的关键蝙蝠基因,并发现了一个共同的新的宿主基因MTHFD1。

此前科莫曾表示,当疫情高峰来临时,纽约将需要多达4万台呼吸机。但联邦政府只承诺向纽约州提供4400台呼吸机,其中2400台将运往纽约市。

作者们认为,蝙蝠的生理学研究和基因组测序结果为解释其耐受病毒的能力提供了多种解释,而功能基因组学筛选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理解病毒感染蝙蝠细胞所需要的宿主因子。

此外,谭旭实验室的这项工作由清华大学疫情防控科技攻关应急专项课题,北京市结构生物学高精尖创新中心、清华-北大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和国家自然基金委优秀青年基金联合资助。

“我们现在初步的结论是它的免疫通路会保持一定量的防御状态,但不会免疫过激。像人感染SARS等病毒最后会死于过度的炎症反应,但是蝙蝠的炎症反应和先天免疫不会过激,所以它也不会受到损伤。”

“这有什么意义呢?”科莫问道。

相比之下,由于多种病毒在细胞内复制需要很多共同的宿主蛋白才能完成复制周期,所以针对病毒复制依赖的宿主蛋白的新型抗病毒药物可能具有广谱性和不易产生耐药性的优点。

研究团队进一步发现,RNA病毒包括腮腺炎病毒、马六甲病毒、寨卡病毒等都对MTHFD1的缺失非常敏感,而MTHFD1的抑制剂carolacton对于上述病毒的复制有非常强的抑制作用。这个现象在蝙蝠和人类细胞都很显著。